娱乐新闻

港媒称珠海桂山海上风电站影响香浙江龙泉宾馆

 

  香港大屿山正在进行填海及港珠澳大桥等多项大型基建工程,附近海域未来将多添一项。据香港《明报》3日报道,南方电网拟在香港大屿山西面兴建的珠海桂山海上风电场产生的噪音有可能影响香港,也进一步影响中华白海豚栖息,因此,呼吁称建立跨境环评机制。

  广东海洋局南方电网未回应

  据《明报》3日报道,南方电网计划斥资42亿元人民币(约49亿港元),于大屿山西面对出约10公里水域,兴建广东省首个风电场,面积约300公顷,共兴建37台风力发电机,其中3座连扇叶高达约160米,大概等于50层楼高。

  报道称,已就风电场工程询问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及南方电网,截稿前未有回应。香港环保署发言人则表示,该署掌握风电场资料不多,但渔护署曾对大屿山西南及索罟群岛两个拟划为海岸公园的水域评估,发现风电场与两个海岸公园分别相距8公里及11公里,估计对香港海洋生态影响轻微。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2日于广州就该项目举行听证会,约10多人出席,香港海豚保育学会成员也前往,但由于未有获邀,故不能入内。当地民间组织“跨境环保关注协会”在会上表示,风电场选址刚好位于中华白海豚目击次数最高的水域之一,认为应另觅选址。

  工程报告:电磁波符国家标准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已于去年11月24日发布公告,指出珠海桂山海上风电场示范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符合规范,结论可信,拟对报告书进行核准。

  

  报道称,查询该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全长共30页,披露项目的总发电容量为120兆瓦。推算每年生产约2亿度电,足够6万个家庭使用一年。拟建发电场的选址,与为保育白海豚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隔只有2.5公里,与最接近的大屿山大澳则只有约10公里。

  报告内就发电场的兴建及运作时期,对附近海域生物及居民的影响均有评估,包括俗称风车的发电机发出的噪音及电磁波等,地图也显示评价范围涵盖香港大屿山陆上及海上区域,结论是全部符合国家规定及标准,影响较小,但内文只字未提香港。

  报道称,英国机械工程师学会院士卢觉强解释,风电场产生的电磁波,理论上不会对10公里以外的香港民居构成影响。港灯工程建设科前总经理曹志华则表示,风力发电机越巨型,风车扇叶则越长,慢速转动时会产生低频,对人产生滋扰,但国际暂无统一的与民居安全距离,外国风场距离民居由几公里到几十公里都有。对于珠海风电场距离大屿山10公里,会否对香港产生影响,曹志华认为要视乎数十台发电机同时转动产生的共鸣效应有多严重,暂时未能确定。

  专家称:担心白海豚“走投无路”

  此外,报告还提到,风电场范围内的渔业资源丰富,该海域有受保护的中华白海豚、江豚、中华鲟及黄唇鱼出没,全年四季均有鱼类产卵,是区内主要育苗场。报告又称工程对生态影响主要来自施工期,例如铺设海底电缆及打桩等,会产生水底噪音及悬浮物,施工时会避免采用撞击式的打桩方式,并会采用环保型液压式打桩,减少噪音,又会使用气泡帷幕等屏蔽措施,减缓噪音能量散播。

  报道还援引香港海豚保育学会会长洪家耀的说法称,除了香港设立海岸公园保育中华白海豚,内地也于珠江河口设立保育区,然而近年多项大型基建工程上马,当中以港珠澳大桥内地段对白海豚影响较大,将它们赶至南面的伶仃洋一带水域,现时南方电网选中该处港媒称珠海桂山海上风电站影响香浙江龙泉宾馆作为风电场选址,担心白海豚最终“走投无路”。

  观察者网查询该“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后发现,报告提到,根据农业部评审通过的《珠海桂山海上风电场建设对广东珠江口中华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影响专题评价报告》,施工期对中华白海豚保护区的影响主要来自于施工水下噪声和施工悬浮物扩散。风机桩基施工期间,在距离沉桩作业点1km,撞击产生的水下噪声强度可衰减至160dB的安全阈值以下。本工程与中华白海豚保护区的最短距离大于前述估计的安全保护距离。施工虽会对保护区部分区域的水下声场环境造成一定影响,但不会对白海豚造成伤害。工程施工悬浮泥沙扩散不会对保护区核心区产生影响。

  报道称,据了解,珠海风电项目推展过程曾遇阻滞,南方电网最初提出兴建66台风力发电机,总装机容量200兆瓦,到进入环评阶段,为减少工程对中华白海豚影响,将工程规模缩减至37台发电机,总装机容量120兆瓦,整个风电场面积由原本349公顷减至299公顷。

  报道还援引《中国经营报》消息称,南方电网于2014年展开前期工作时曾发生事故,造成一条白海豚死亡,前期工作随即被叫停,但南方电网的环评,却没有提及事故,只表示为了减少对环境影响,故缩减项目规模。

  观察者网查询后发现,《中国经营报》确实有过上述报道,但在去年11月21日的报道中,《中国经营报》还援引了南网能源另一名内部人士表示,针对白海豚死亡,不能将原因单纯地归咎于海上风电项目。他解释称,南网海上风电项目距离白海豚保护圈相隔几公里,并且项目并没有开工。他称,白海豚栖息地周边还有港珠澳大桥,往来船只频繁,“结果可能是综合因素造成的。”

  社评:建立跨境环评机制

  针对珠海桂山海上风电站可能引发的争议,《明报》当日发表社论称,风力发电是洁净能源,有害有毒物质的排放近乎零,是值得鼓励发展的能源建设。不过,相关建设规模庞大,对周遭环境会否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需要认真港媒称珠海桂山海上风电站影响香浙江龙泉宾馆调查研究,并有恰当措施对应,否则会出现取得洁净能源,却要付出破坏环境的代价。

  珠海桂山海上风电场在广东或深圳范围,受广东当局管辖。不过,风电场对香港构成的影响,清晰明显,特区政府应该向广东当局反映和查询,促使有关规划和举措不会影响香港的环境生态。

  粤港澳在地理上可说是三位一体,彼此相接相邻,各自在邻近之处兴建大型基建工程,完全有可能衍生跨境环境影响。因此,早有专家学者认为应该设立机制,处理跨境环保评估。广东规划兴建风电场,却影响大屿山居民的安宁;这种影响,只要有跨境环评机制,就可以避免。这是三地发展不能回避的问题,珠海桂山海上风电场只是再一次突显跨境协调的必要。

  大屿山发展最大契机在港珠澳大桥

  有意思的是,今日《明报》又报道了大屿山未来发展规划,指出最大契机即在于港珠澳大桥等重大工程落成,与珠三角打造“城际一小时交通圈”。

  由发展局长陈茂波任主席的大屿山发展咨询委员会,上月10日向行政长官提供了长达33页的第一届工作报告,就如何发展大屿山提供建议。当中包括将“北大屿山走廊”作经济及房屋发展,主要项目包括已计划的机场三跑道系统、亚洲国际博览馆扩展、机场岛北商业区、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上盖发展、东涌新市镇,以及小蚝湾发展。

  哈永安自2007年出任亚博馆行政总裁,也是大屿山发展咨询委员会公众关系及参与小组主席,对于报告对香港经济及房屋的影响了如指掌。他指出,东涌(位于大屿山北部)目前居住人口总数仅约9万,惟政府多年前规划该新市镇时,已打算在当地容纳逾20万人口,可见发展一直滞后。

  幸好事情近年终于出现突破,参考发展局最新的东涌扩展蓝图,东涌东将采用新市镇发展模式,填海约130公顷,东涌西则采用私人机构参与模式加快发展,估计合共增建约4.9万个住宅单位,于2023年至2030年分批迁入后,东涌将可容纳约27万居民。

 港媒称珠海桂山海上风电站影响香浙江龙泉宾馆 根据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数据,全港18区中以东涌的贫穷问题最严重,主要原因是当地就业机会不多,而到市区上班也长途跋涉,为居民带来诸多不便。若未来15年东涌人口将增加两倍至约27万,将与天水围现水平相若,如何为当地居民解决就业问题十分重要。

  哈永安指出,目前发展大屿山及东涌的最大契机,是港珠澳大桥及经赤鱲角至屯门隧道料分别于明年及后年落成,这样的话,东涌便不再是香港西部的尽头,而是可以经港珠澳大桥西至澳门及珠海,经赤鱲角至屯门隧道再经深圳湾口岸抵达前海,与珠三角打造“城际一小时交通圈”。

返回列表